账面大量货币资金却大举融资 资金收益率低折射使用效率

  “存贷双高”敲响上市公司债务警钟,如何辨别潜在风险也是市场的焦点。从资金使用效率的角度看,爆雷的上市公司在资金使用效率上明显不足,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在资金收益率过低,甚至接近无风险收益率。另外,如果账面有大量的货币资金,另支付高额的利息费用去外界融资,同样违背正常的商业逻辑。

  “存贷双高”敲响上市公司债务警钟,如何辨别潜在风险也是市场的焦点。从资金使用效率的角度看,爆雷的上市公司在资金使用效率上明显不足,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在资金收益率过低,甚至接近无风险收益率。另外,如果账面有大量的货币资金,另支付高额的利息费用去外界融资,同样违背正常的商业逻辑。

  姜超等大神预测“存贷双高”爆雷疑点

  从资金使用效率的角度看,爆雷的上市公司在资金使用效率上明显不足。根据财务专家夏虫的测算,在辅仁药业(现名:ST辅仁(行情600781,诊股),600781)利润表发现,2018年辅仁药业利息收入约为0.06亿元,如果以报告期期末16.56亿元的货币资金余额粗略估算其收益率,则这种情况下的资金收益率仅为0.36%;2018年辅仁药业利息费用约为1.83亿元,如果以报告期期末34.07亿元的有息负债余额粗略估算其资金成本,则这种情况下的资金成本约为5.37%。粗略对比发现,其资金借款成本显然远大于存款收益。

  康得新(现名:*ST康得(行情002450,诊股),002450)也出现相似情形。2018年前三季度,康得新利息费用为5.58亿元,利息收入仅为1.98亿元。既然有大额的账面货币资金,又何必每年付出高额的成本获取外部融资,从成本收益角度考虑不合常理。同时,以利息收入和平均货币资金余额简单计算每年的平均货币资金收益率,康得新的货币资金收益率常年处于0.4%-0.7%的水平,2017年上升至0.99%,2018年前三季度高一些为1.58%。

  海通证券(行情600837,诊股)首席经济学家姜超曾经在今年年初撰写研报指出,存贷双高的悖论在于不合理的利息收入与费用对比。我国的活期存款基准利率为0.35%,如果康得新一直以来的货币资金都是放在银行收利息,那么资金的利用效率未免太低,同时还要支付负债融资大额的利息费用,不是正常企业会采取的融资策略。那么如果不是这样,不禁引人怀疑,账面货币资金是否真实存在?

  财务费用占净利润比例过高的情形

  所谓存贷双高,最重要的疑点就是企业的有息负债过高,承担着超额的融资成本,账面还有大量货币资金。认定贷款额度过高的核心指标,需要到利润表的财务费用来比对,利息支出占净利润比例较高(如超过10%)的时候,就可以认为贷款过高了,如果此时账面还有较大额度的货币资金,则就是典型的“存贷双高”,这种企业需要格外关注。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大存大贷。货币资金和短期借款都很高,简称存贷双高,尤其是长期的存贷双高,很多人认为这种企业造假的可能性非常大。

  因为在财务管理者眼中,企业的借贷都是根据企业价值最大化进行的,在企业有大量现金时,何必去借贷呢,企业借贷金额那么高,现金为什么不还贷呢?

  总之,企业低资金利用效率让人怀疑。康得新和康美药业的股债双杀更是加深了大家这种印象。金亚科技当年就是存在存贷双高现象而被实锤造假的。

  2014年度金亚科技的财务报表显示,货币资金3.45亿,占到总资产的26%,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长期债券等筹资活动的负债余额为4.07亿,占到总资产的30%。对比公司的收入规模5.53亿,有着存贷双高的迹象。

  受限资金一般包括,用于向银行申请银行承兑汇票、保函、信用证等的保证金存款,在其他货币资金科目中列示;定期存款、或者专款专用的资金也属于受限资金在银行存款科目中列示。企业一般会披露所有权和使用权受限制的资产。

  “负债狂欢”进入下半场

  另外,如果账面有大量的货币资金,另支付高额的利息费用去外界融资,同样违背正常的商业逻辑,也是一种悖论。

  还有一个相对值参考指标,就是资金收益率与活期利率及融资利率比较。上市公司一般会与银行签订协议存款或采用其他提高资金收益率的方式,如果货币资金收益率长期接近活期利率及远低于融资利率,则需要引起重视。

  实际上,本轮上市公司财务爆雷也跟融资大环境息息相关。2014下半年开始,中国进入货币宽松周期,出现了近两年的信贷高峰。对不少民企而言,那是一段“负债狂欢”的日子。进入2018年后,那场“负债狂欢”到了还钱的高峰期。

  天风证券(行情601162,诊股)的研究显示,公司债在2015年开始扩容,发行了大量3+2和2+1期限结构的品种,这批债券在2018年陆续进入回售期;同时,大量发行于2015年、2016年的非标产品也密集到期,一轮债务违约潮随之而来。

  国盛证券近日指出,东旭光电(行情000413,诊股)违约一定程度折射出民企违约的共性特征,要警惕民企激进扩张和“存贷双高”风险。第一,激进扩张的民企,在融资收紧阶段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需警惕只在2015-2016年发债或2015-2016年发债偏多的民企面临的回售及到期压力;第二,警惕“存贷双高”的民企;第三,关注受限资产占比和股权质押比例高传递出的企业流动性紧张信号。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x220.com/redian/guzhi/432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