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金号:去纳斯达克注入新氧

上市两天,新氧股价涨了50%。美东时间5月2日9:30分,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氧”,代号:SY)在美国纳斯纳克挂牌,成为互联网医美服务平台第一股,也成为继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之后的又一支互联网医疗中概股。

本次IPO前,新氧科技已完成了8轮融资,吸引了经纬中国、挚信资本、中银国际控股等诸多资本巨头,融资总额超12亿元,本次IPO后,新氧创始人兼CEO金星将持有15.6%股权,及84.7%的投票权。

“我们从来不鼓动别人整容,甚至我一直希望社会可以更多元,不再唯颜值论。”2018年7月,在一次公开演讲中,金星表示,不论如何,追求美没有错,在他看来,只有让变美变得更容易、更简单、更低成本,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在当下被鼓吹的这个“看脸的世界”,有人与这种观念坚强斗争,认为勇敢独立就是一种美,问题只是:那些不够强大、无力斗争的人怎么办?

集金号:去纳斯达克注入新氧

事实上,中国医美行业在解决的除了爱美,还有不自信的问题。

《南方周末》发布的《2019中国女性自信报告》显示:一半中国女性认为自己没什么魅力,每6人中就有1位在照镜子或拍照时感到焦虑,关注医美的女性比普通人更不自信。在提高自信上,近三成中国女性愿意花费1万元以上,化妆成为第一选择,读书降至第四位。在提升自信的五大方式中,有四项与外形有关——分别是化妆、服饰装扮、健身/运动、整形/微整形。

在颜值经济的推动下,新氧从2016年到2018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28%和138%,2018年实现净利润5508万元,同比增幅达220%。

代际更迭,增长中创造可能

2013年,金星第三次创业,选择医美这一细分赛道。受做整形医生的母亲影响,金星早已对医美行业有不少了解。此前多年,医美行业的显著痛点就是买卖双方信息严重不对称。因此,金星选择以社区起家,让有过整形经验的消费者分享自身经历,为潜在用户提供更有效的决策辅助信息。

社区运营正是金星的强项。创立新氧之前,金星曾在猫扑做产品运营,并从2007年至2011年连续两次进行与社区相关的创业,其间积累了深厚的从0到1,从1到多的经验。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新氧用于提升用户黏性的“独门秘笈”美丽日记,每日更新并有基于实例的篇幅已超200万篇;2018年第四季度,新氧通过其新媒体矩阵传播的丰富媒体内容,平均每月观看量超2.4亿次。

某种意义而言,新氧构建了医美行业的“社区+电商+点评”闭环商业生态。成立第二年起,新氧就上线了电商业务,以社交平台对原创信息及用户分享进行分发,以社区营销的方式导入电商交易链,吸引用户通过新氧预订医美服务,再依靠用户反馈建立评价体系。

根据招股书,如今,新氧营收的主要来源是信息服务和预订服务。2018年,新氧的信息服务收入达4.15亿元,占比总营收为67.3%;预订服务收入为2.02亿元。

颜值有红利。新氧发布的《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当前中国有近2000万的医美消费群体,市场规模已超2200亿元,同比增速27.57%;过去3年,中国医美市场平均年增速达到31.83%;未来5年,中国医美市场平均年增速预计将达到25.67%。

可以预见,中国医美市场正迎来高速发展期,这也正是投资人对新氧信心的来源。另一方面,对于团队,新氧A轮投资方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称:“今天金星已经是综合能力非常全面的企业家,我相信他的战略眼光与超强执行力”。

近年,新氧数据正行驶在高速道上:2019年第一季度,新氧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量达193万,同比增长78.7%。付费用户数也有12.73万,同比增幅达84.9%。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研,2018年,新氧手机App占线上医美服务手机App用户每日使用总时长的84.1%。

集金号:去纳斯达克注入新氧

《白皮书》数据显示,90后已是整形绝对主力。20-25岁的中国医美消费者占比40.41%,26-30岁占比23.25%。新生军00后也逐步成年,他们对整形持更开放的态度,并且消费力强,对他们来说,讨论整容就像讨论当季要穿什么衣服一样平常。《2018年腾讯00后研究报告》中显示,00后的存款约为90后的3倍,平均存款达1840元。

3倍于90后的不只是存款,还有压力。做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补习班、睡不够的觉以外,00后也过早承担起“颜值压力”。《中国青年颜值竞争力报告》调查了不同年龄段的人,98%的00后都在成年前就感受到了“颜值压力”,而只有51%的90后在18-25岁表示感到颜值压力。

爱上美图秀秀里的自己,却讨厌镜子前的自己,过早成熟、独立的00后,正在迅速接受一个事实:颜值即正义。在充斥着美颜、直播、小视频的时代里,颜值的影响力被放大了。心理自媒体knowyourself发布了《中国人颜值报告》,2万多份的有效回答显示,超过八成的人想改变自己的外形,而超过七成的人愿意为此付出金钱。相比之下,只有1%的人对自己的外形非常满意。

相比前辈们,00后有着更强烈的医美消费的势头。2018年,00后用户占比近19%,比2017年高出3个百分点。在某次活动上,金星直言:“医美必将成为整个00后群体的生活方式之一”。他认为,现在的网红、明星鲜有不整形的,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00后一旦有了消费能力,整个医美市场会迅速扩张。

造一张医美产业互联网

如今,新氧上的200多万篇美丽日记,构成了新氧最大的数据库,也成为吸引供应商的“流量”。在王华东看来,每篇美丽日记的背后都是医疗机构、医生、项目和消费者,更多维度、立体的参与方通过社区会构建出结构化的数据库,成为颗粒度更细的点评系统,“一但建立起结构化的数据库+社区点评体系,新氧就可以筑起足够强的壁垒。”

如果止步于建立前端用户池,还不足以形成坚固的壁垒,王华东提出,最终,建立更深入、综合的专业服务机制才是关键。

2018年底,金星提出新氧的“二次创业”,要做“医美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医生、咨询师、厂商、代运营公司,未来医美产业链条上的角色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重新排列组合。”这意味着新氧不会满足于分发流量,而是要为产业链各环提供全方位服务。

在招股书中,新氧表示公司将沿着医美产业的价值链进行业务扩张,同时进军庞大且飞速增长的消费医疗服务市场。目前,在新氧平台及社交媒体网络上,一些消费医疗服务提供商、美容院和某些美容产品销售商正在分发高粘性内容,已取得一小部分营收。

此外,新氧也与监管层展开合作,从源头把控信息与质量。新氧与国家卫计委查验通道贯通,用户可随时打开新氧App查看卫计委登记的医生信息和药品来源。

资深医疗投资人士肖恩认为,新氧所处的产业链环节是平台角色,这一环节的发展潜力巨大,能用互联网把机构、医生和用户的渗透率进一步提高,解决供需多边的信息透明度,加强整体的运营能力,“可以预见未来的增长速度要高于产业链中的厂商和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氧营收保持增长,增速却在放缓。此外,伴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渠道流量获取与在电视剧、综艺中的广告投放,新氧的销售和营销费用逐年攀升。上市后的新氧,要面对的不仅是鲜花着锦,更有增速考验与二次创业带来的难题。

医美亟待正名

不可否认的是,在医美领域,争议、歧视始终未离开。2018年,在腾讯新闻的一档节目《和陌生人说话特别节目——不可说》中,29岁的吴晓辰现身说法,她已经有14年整容史,期间花费400万元,为了跟上风尚,她每年根据流行趋势重新调整外观,“我的脸上是一栋楼,整的是精装修。”

而另一方代表王诺诺,却在思考“美女”是否在职场、生活里给她带来了额外的性别优势,她甚至会抗拒美。这场各执己见的对话,想诱发人们探索讨论:在脸部动刀是为了什么?

医美消费是一个重度决策的过程,除了美丽日记可以给出决策参考,事实上,对美、健康、自身进行一番了解和探索后,这一过程也会在无形中影响决策。

当然,不可能人人都是吴晓辰。如何作出正确的决策?新氧强调学会正视自己的脸庞是医美消费的起点。为了帮助用户树立正确、健康的价值观,新氧官微打造了一个虚拟的御姐型人设IP:“迷死氧”(Miss Young)。 “迷死氧”的人设首先是理性的,强调“整形先整脑”,甚至首先劝大家不要整,先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这让粉丝与Miss Young之间建立了亲近的信任感。

比如,迷死氧会说,“有些人天生排斥整形,他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而有些人觉得整了才开心,才能看到生活的变化,那就去改变。有人愿意把400万花在投资上,有些人愿意花在颜值上,这都没有错,追求的限度不同”。

此外,为了帮助用户找到适合自己的整形方案,新氧的Face AI-Lab还推出了医美领域第一款真正的效果模拟辅助系统——魔镜功能,直观展示双眼皮、瘦脸、微笑唇等17个不同具体项目的真实模拟术后效果。这也是医美平台业内首次推出真实模拟整形工具。

在今年上映的创业电影《燃点》中,金星说,“在大众语境里,整容还是个贬义词,因为你整容了,就享受到便利了,但这些整容的人挨过刀了,担心受怕了,这些难道就不是付出么?”在他看来,好的商业能消除歧视,消除暴力,从商业层面推动改变大众认知。

首先要撕掉的就是旧标签。医美从不是一块轻松入口的蛋糕,尤其是近几年,市场规模急速膨胀,整体医美从业者的质量还来不及跟上数据的爬升。

此前,很多互联网医美平台都多次曝出要求合作医院刷单、医生资质造假等问题。对此,新氧表示会加以严厉打击,且承诺平台有明确的准入审核标准。

除此之外暴利也一直是外界对医美行业的认识。资深医疗投资人士肖恩观察到,行业过去有太多的代理商中间商,层层盘剥,传统机构获客成本非常高。据了解,中国医美市场畸形的渠道获客成本,甚至占据了某些医美机构总成本的六七成。但是,暴利只存在过去发展的某个阶段,随着互联网手段削弱信息不对称问题,暴利已成历史。

美业垂直新媒体《美业观察》创始人周郁分析,这几年因为医美机构的价格大战,使得大众有个错觉,那就是医美已经相当平民化。但是实际上,技术驱动的医美至少应该还是轻奢级消费,企业拥有合理的价格和利润,才是能为消费者提供持续有效、安全服务的基础——也许正因达成了这一共识,此次,面对新氧上市,业内观点达成惊人的一致,都希望它代表“互联网医美平台第一股”,能有一个好的表现。

“这不是一个单独的事件。”周郁说,新氧美股上市将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获取更多的资本、资源,也在国际上得到更多社会关注,有追求的经营者会间接受益,拉动整个中国医美行业的发展,

金星不相信一个手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他害怕想要改变的人没有好平台支持,而走了弯路;害怕如果大众认知没有改变,那些变美的人会因为外界声音变得迷茫、惶恐、怀疑自己。

这是一家公司在商业抱负之外的愿景,一路走到纳斯达克,正是用一种商业方式,让外界关注到这种愿景。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x220.com/news/162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